一包浪味仙—

当全世界叫嚷有趣灵魂已成集体刻奇 ​

  彼时在京实习,单位还可以,就是夏天闷潮,住不好。因为太热直到夜下一两点还在床上辗转难眠,汗湿的床单粘在身上,室友气地喊了声妈的,倏地翻身下床去冲凉。也因为太热,梦里燥烦,屠龙勇士有没有救出公主?还是最终化身恶龙专门吞噬那些无知无畏年轻人?不知道,梦到半程热醒。
  后来学乖了,下了班直接14号线到颐堤港的书店呆到打烊。盘坐在地板上舔食冰酸奶,看书,吹大众空调。要么步行到央美,参与了很多展览,演讲报告,创意主题活动。
  印象最为深刻的项目是“植物人艺术唤醒”,项目人的理念是用艺术影像的方式唤醒植物人的觉知,该项目在广州军区总医院和燕山人民医院成立了专门的艺术唤醒室。一次在报告厅,主讲人给我们演示一个成功案例。在专门搭建的唤醒室内,给深度睡眠的植物人放映小黄片,以此来论证性欲这种本能是深刻耕植在人类的基因密码中的。整个厅暗了下来,暧昧的图像和声色奔涌充斥着视网膜神经。影片放到一半,先前昏睡了十年对外界刺激毫无任何反应的植物人,她的眼睛微微睁了睁。整个展厅笑成一片。
  每个唤醒影片的内容、色调、声音都经特别创制。针对性欲、食欲、原始的混沌的生存本能和意识等。有大量使用对冲色块的抽象视觉图案配以类似噪音却又暗藏秩序的音乐的影片。类似达利的电影短片“一条安达鲁狗”,整个观影过程我就觉得自己是以身试法的小白鼠,像是在神经上安插了电极,直接作用于感官。尤其是种种用剃刀割眼球的镜头,很容易在观者心里产生极为不安的精神消耗。
  这个串联了医学、科学、心理学、艺术治疗、社会管理等等学科的团队同时希望呈现一种“文明的整体性”,一个没有学科偏见的意识光谱。团队成果丰硕,苏醒案例一直增加,包括帮助植物人家庭募捐,为苏醒成功的植物人办生平事迹展等。
  这大概就是酷的工作吧。但不是微博上成天叫嚷的那种酷。
  这种满世界叫嚷有趣灵魂的呐喊已是集体刻奇,酷和有趣被奉为微博世界的最高评价。大众沉浸在碎片化的高潮里,瘾君子一样沦丧了理性和深度思考。没有热点和梗的文章读不下去,随便一篇十万+就能群情躁动,被所谓的KOL牵着鼻子走。社交媒体盲目哄抬大众的精神G点,精神?浸淫在快餐视频的大众还认得这二字么?
  集体撒娇 “世界这么苦,我们吃点儿塘怎么了”,巨婴一样躲在自我感觉良好的堡垒里开始吃手。身陷群体的肉麻而不自知,你酷得起来?到最后唯有大红大绿的东西能引发你几秒钟的停留,然后,滑到下一页。
  也没什么,这有什么呢,我们不过在亲手摧毁曾经信仰的精神殿堂,自降高度。
  创始人的微信号一直躺在我的列表里,有时候翻开看看。这不是一个白璧微瑕的世界,万物皆有裂缝,他们是酷酷的光。
 

评论

© 一包浪味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