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包浪味仙—


  推窗,一阵凉风扑面。抬眼一片触目的绿,油润阔叶层层覆下来,阳光透过树丛,楼下小街一段明一段暗。
  夏日午后,街上一片昏昏然。微苦的草气,甜郁的碎花香,有点儿恼人的喧嚷声一道儿飘来。街边卖凉粉瓜果的小贩闭目斜倚在摊位上,不时有住户跑下楼抱一个浑圆温凉的西瓜回来。正对住所下面经营着一家咖啡馆,香气蹿上窗来,闻闻便神思活络了。不喝,不好。
  凭窗弥望,街口处有一角飞檐耸立,青苔蛛网覆上墙面,渍痕斑驳。建造之初即考虑到风蚀雨淋,经几十年风雨渲染,建筑表面增添了更多可能的效果和耐看的景观。古人有远见。
  一天晨起,想到头一天晚上没有给花浇水,趿着拖鞋,闷头闷脑走到阳台。推窗,一阵明显的风,吹来铃兰,鸢尾轻浅的花香。初初醒来,尤有梦意残留,思维惯性尚未侵袭,这将醒未醒时刻,最易生出华妙的灵感。有诗。
  你醒来,醉意减消,去问询微风波涛,星辰兽鸟,那一切逃遁的,呻吟的,流转的,歌唱的,交谈的——现在是什么时刻。他们会说,沉醉的时刻,快去沉醉于诗,沉醉于美,沉醉于酒。
  人生真不如一行波德莱尔。
  浇花的时候不小心把水洒到一人肩头,那人好巧不巧刚从咖啡馆出来。正不知如何,那姑娘说:“我想想,你得赔偿赔偿我。我瞧着你窗台上鸢尾花开得甚好,你送我几枝,我便原谅你”
  我转忧为喜,用报纸包了一把铃兰鸢尾小束喜滋滋送去。直到姑娘穿的白色衫裙融入曦光,我尤站在街边,咂摸她的聪明。
  一定要有窗,没有窗的屋子是失明的人。

评论(3)
热度(8)
  1. 小画匠一包浪味仙— 转载了此图片

© 一包浪味仙— | Powered by LOFTER